鱼肉下面灌口鲜(图)

我是一个逮货,无论好鱼还是孬鱼,都通吃不误。也巧了,进入九月开海,市场上的鲜鱼像抡滩似的拥挤不堪,特别是小鲅鱼和鲐鲅鱼,才三五元钱一斤。小黄花和大棒鱼能贵一些,但......

  我是一个“逮”货,无论好鱼还是孬鱼,都通吃不误。也巧了,进入九月开海,市场上的鲜鱼像抡滩似的拥挤不堪,特别是小鲅鱼和鲐鲅鱼,才三五元钱一斤。小黄花和大棒鱼能贵一些,但咱工薪阶层也能承受起,萝卜片炖鲅鱼、小白菜炖鲐鲅、油炸小黄花、尖椒炒大棒……每天轮换着吃,吃得说话呼气都是鲜鱼味。但我突然想起,原来在乡下住,母亲曾用我钓的大棒鱼肉下面条的吃法,把我“撑”得肚皮滚圆还不肯停筷。其实母亲的鱼肉下面条,非但不复杂,简直就是一个简单明了,先用细苞米面掺兑少量白面(因为白面在那时的乡村还是稀缺物),兑水适量和好后,放在面盆里“醒”个把小时,再用擀面杖擀面、切条,放在锅里煮熟捞出。接着就用这锅汤沸煮去掉鱼头和剖腹洗净的大棒鱼,待鱼肉离骨,提起鱼尾抖一抖,蒜瓣状的鱼肉便落在汤里。适量投放精盐和各种调料,以及葱花、蒜瓣和香菜,一锅鱼肉卤汁便在锅里氤氲出扑鼻的鲜香。这时,盛一碗过水面条,舀一勺鱼肉卤汁浇在上面。全家人的饕餮声,说“吸溜吸溜”地响个不停也行,说“呼噜呼噜”地此起彼伏也可,总之,打母亲离世后,就再也没吃过这么鲜溜的面条了。既然记忆里总有“母亲的味道”在缠绕,所以今秋海鱼上市时,我就照葫芦画瓢做一回鱼卤面。

  一个周末双休日,两个姑娘和女婿都来家蹭饭吃,既然咱曾经荣获“煮夫”雅号,就想显摆一下。先将新鲜的大棒鱼买回家,命令大女婿洗鱼剖腹去头,命令二女婿和面擀面,当然我在旁边指导,训导他们说,只有做个会烹饪的爷们儿,才是一个称职的男人。我则烧一锅开水,先将各种调料投放进去,开锅后将大棒鱼还有几条皮匠鱼投进水深火热之中沸煮,待鱼肉脱落,捞出鱼刺,兑一点淀粉勾芡,一锅鱼肉卤子便大功告成。当然,第一碗浇上鱼卤汁的面条先捧给老婆子品尝,“皇后”点头了,全家人才一齐上阵。数姑娘女婿的饕餮声最大,不是“呼噜”,而是“呼隆”,外孙和外孙女居然呼喊“好逮得没有扛了”,可见他们身上也有吃货的基因……我想说的是,所有的家常饭菜,只有糅进了爱家庭爱亲人的情感,就多了一份特殊的甜蜜。美食二字,实在是与“用心”密不可分,比如用鱼下面,就缠齿香,灌口鲜……

上一篇:麻辣鲜香的家常版鱼豆花既有火锅的香气又有鱼肉的鲜美 下一篇:武汉市场买回新鲜鱼肉是散的 系有人用炸药炸鱼

水果沙拉

为什么鹰嘴纳豆能被越来越多的人追捧?
过生日吃寿面的习俗从何而来
中餐礼仪:中途离席的技巧
海带怎么做好吃?推荐凉拌海带丝
腊月二十五民间传统习俗
香辣麻婆豆腐的做法推荐